四叶铃兰的《除了我你还能爱谁》的结局篇是不

更新时间:2019-12-27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大街上,后有追兵,前有哨卡,又再次换了容装的二人面面相觑,怎么办?盘查得这么严,三哥已守在出琼县的唯一路口,即使易了容,她也肯定是出不了城了。可恨。他们怎么反应那么快,似乎早有准备,不过是请君入瓮罢了。

  惜日此刻也是无计可施,只有拖过一时是一时,当即吩咐田双道:“田双,你买下街边那个买菜婆婆的所有胡萝卜和菜篮子,我们当街卖菜,他们不会守住城门很久的。”

  她俩此刻打扮成农妇模样,蹲在路边卖菜,只除了那二只眼睛太过明亮之外,倒也看不出什么破绽。

  就在她们无心卖菜,根本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紧张兮兮之际,有一人带着大队人马呼啦啦穿街过市,为首的那人面露焦急,心情似极为不佳,大声呼喝,手中牵着一只猎犬,猎犬沿地而闻,后面一群护卫吆喝推搡着路人,惹得大街一片怨声载道。惜日忽觉得眼皮一跳,因见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四哥傅津。

  糟糕!傅津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牵着的猎犬,定是来寻她的,怎么办?怎么办?

  看着越来越近的猎犬,惜日急中生智,当即把旁边卖韭菜的大婶的菜篮子也买了过来,与田双一同抓了一把韭菜,在手掌中揉捏一团,黏些韭菜汁涂在袖口手腕处,剩下的韭菜全部摆在面前的菜篮子前。

  那只猎犬嗅啊嗅地就到了她们的菜篮子旁边,在菜篮子旁嗅了又嗅就是不走,惜日与田双都已站起,双双向后退了一大步,眼神飘忽,已寻好了逃跑的方向,傅津抬头凝惑地看了她们一眼,刚要开口,就在这时,那只猎犬忽然一抬后退,“刺”的一声在菜篮子旁撒了一泡尿......

  这一刻,:六合宝典5个百分点;在入口方面 首先,惜日和田双险些虚脱过去,只觉得有些手软脚软。却又听刚走不远的傅津吩咐身后侍卫道:“给那大娘一人一两银子,算赔她们被小黑毁掉的菜。”

  田双低头,方才看到菜上已经沾上了狗屎,不能卖了,暗道:这傅津似乎也不太坏嘛.....

  惜日看着四哥消失的方向,心下感慨,一年不见,四哥还是老样子——粗心大意。

  她收回自己的心思,忽觉得不对,蓦然回首,就看到一双深邃而含怒的目光,心神大震,慌乱失措地倒退了两大步,强自稳住身形,全身却已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,耳中听到田双颤抖而略带惊恐的声音:”龙....龙....少爷,你怎么....在这里....“

  他浅浅一笑,一抹哀伤稍纵即逝:“你留下那封书信,说谁先找到你,你就选择谁,从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,你的心是向着他的,他擅长易容术又探子扁天下,你不过是想给我一个借口,让我自己去放手。”

  他一抬手,打断了他的话,背过身去,不再看她,说道:“我曾经想不顾一切地想拥有你,但我终究还是配不上你。”他苦苦一笑,继续问道:“我只想知道,你.....是否.....爱过我?”

  他挑起了门帘,迈步欲出,却又在门口停步,说道:“五妹......如果他欺负你一点,就来告诉三哥。”

  “明路这么轻易地放开你,你也不必这么伤感。明路当初为了你,狠心绝情地把所有妾侍全部赶去了别院,我倒真的很佩服他的决断,不过他的妾侍之一,有个叫如妍的,出身并不高贵,但性子倒很刚烈,明明身怀有孕却故意隐瞒不告诉明路,甚至一气之下暗中带着明路的子嗣回到了娘家一直躲着,直至生产。可终究纸包不住火,前不久我四处寻你不到,无意中探到了这个消息,高兴之下,就立刻知会了明路的娘亲。”龙茗说道这里,神色不变,就像是完全事不关己一样,一派惬意,继续说道:“这几日,老王妃已经派人去把如夫人和孩子一同接过来了,她们此刻大概在来京的路上。如今明郡王一家人得以团聚,按理说我可是功不可没,但我想,做人还是应该低调些,所以,也就没让她们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。”

  惜日心思微微恍惚,如夫人?想起那个蕙质兰心的女子......惜日喃喃道:“他们会幸福吧?”

  龙茗答道:“自然是为了子嗣,明路家可是三代单传,子嗣对他们家族来说,一直是个很严肃的问题,如夫人如今为他生了个儿子,老王妃是不可能放手的,所有,他说他配不上你,是有道理的。”

  田惜日听到此处,心情莫名沉郁了几分,忽又想到一事,眼角忍不住微微抽搐,逼视他道:“你又躲在房顶偷听我们说话了?!香港118kj开奖直播直播

  他神态清冷,似不像往年那么轻浮随意:“你离开我,我不能接受,你这个狠心的女人,竟然会忍心舍弃我!那一刻我甚至生了杀了明路的心思,为了你,我不惜暗中收集了所有人的弱点,以此威胁他们参加这场比赛。”

  他继续冷声道:“你这个该死的女人,在敢离开我,我就让你亲眼看着我与天下人为敌!”

  她背转身去,心虚的蔫头蔫脑。突然想起一件事,他们的弱点?又转过身来,凝惑地问道:“龙茗,我想问一问,你抓住三哥什么把柄了,让他能去参加那种比赛?”

  又输了.......表哥怎么这么惨啊!.......次次都败在龙茗手里。

  他很不满地冷冷瞥了她一眼,她心虚得头垂得更低,却仍听到他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来:“你。”

  三哥终究信守诺言,为了她,担下了所有的罪责,亲自到皇上面前拒婚,皇上严厉斥了他,并因此剥去他的藩王爵位,三哥因这一年一直追查她的行踪,始终没有接受皇上所赐的封地,一直暂住京城,如今又变成郡王身份,变化并不大,说到底,皇上是手下留情了。甚至提及此事时,皇上背地里还哀婉地叹了口气,心下难免有几分怜悯明路,他们几人的事,皇上或许早就清楚了吧。

  这几日,国舅爷天天与镇南王世子把酒言欢,心情极好,对田惜日也未责备,甚至私底下还有些肯定她与龙茗的暧昧关系,弄得田惜日哭笑不得。

  一年了,她再次进宫参加晚宴,面对这些曾经熟悉的亭台楼阁,却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。

  当她大大方方面对众人颇含深意探究的目光,若无其事地走进来时,遇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是索阁。

  一年未见,他变得更加成熟稳重,不过仍然很抢手,以来参加晚宴还是会接到很多女子的信笺,只见他随手拿起一封看了一眼,一抬头就看到了他.....目光一沉,状似随意地丢下了手中的信笺。

  她目光含笑,微一颔首,向后退了几步,便要离去,却听到她轻轻唤道:“你.....”惜日闻声,脚步一停。

  就在这时,身后一人大声接口道:“堂兄,你有收到这么多的信笺了?真是羡煞小弟了。”

  一年了,四哥没有多大变化,依旧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;大哥身边却多了个女子,看背影,只觉得体态丰盈,忽然想到龙茗说大哥喜欢收集美人裸图,不禁暗暗好笑;二哥神态优雅,谈笑自若;唯独三哥,静立一旁,目光清冷,神情淡漠,忽然,目光一瞥,看向了她所在的方向,她蓦地紧张起来,下意识向前迈出了一小步,却又突然停住,怔怔地退了回去。

  这时,忽听到二哥纳兰大声道:“不肖五妹!见到几个哥哥也不主动上前请罪,你当日私自大胆离家出走,害得几个哥哥到处找你,为你担心,还不过来受罚!”

  这一刻,田惜日听到二哥这声斥责......心中暖意胀满,眼前渐渐起了水雾,嘴角却向上弯起,大声叫道:“大哥、二哥、三哥、四哥!”

  她这几声叫的太大,也不顾后花园内,多少的王公大臣,公子小姐在场,一时,众人目光齐刷刷地凝聚在她的身上,一见是她,都面露惊讶。

  她却不管也不顾,远远向几位哥哥所在方向拜倒,哽咽着道:“五妹回来了,五妹知错了!”她再也忍不住地泪流满面。

  惜日尚未起身,就被一人紧紧地抱在怀中,颈端的温热,让她微微怔愣,耳边听到四哥激动的话语:“五妹,你终于回来了,你终于回来了。四哥,想.......”

  被四哥如此热烈地抱在怀里,惜日一时手脚僵直,面红耳赤,幸好四哥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二哥拽了开来,一甩手,丢了回去。

  这时,禧恩适时说道:“五妹回来就好,快些过来见见你大嫂,你大嫂一直念叨着说要认识你,这下子我终于可以不受她日夜叨咕的折磨了!”

  二哥接口笑言道:“五妹,大哥让我偷偷告诉你,大嫂对你再好也千万别教会她易容术,否则大嫂哪天易容跑了,大哥他可就惨了。”

  晚宴上,珠帘后,惜日与一群妙龄女子坐在一起,都是她从未见过的,许是刚及笄的女子,她们小声地说着话,偶尔轻笑着,像是含苞待放的花儿一般清新可人。每人手握一把精致绸扇,少女怀春的模样。有人偶尔羞答答地偷眼望向帘外一眼,一闪而过的好奇和向往。

  酒过三巡,大殿上,皇上微醉的声音隐约传来:“索阁,你的岁数也不小了,一直都不娶妻,朕看了着急,朕把孟爱卿的女儿孟紫帆赐给你如何?”

  田惜日惊讶抬头,见偏殿所有女子同时望向与她同桌的一个紫衣女子,紫衣女子面色微露紧张,手中绸扇轻轻掩在唇边,似怕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,虽极力控制,但眉眼间却无法掩饰那份若有若无的期待.......

  田惜日嘴角不受控制地弯起来,笑声险些弹出,恍惚间,竟似看到了从前的自己。

  展开全部我忘了差不多了,但最后结局的文字 就是我下面复制过来的这些,这文没有番外

  她目光含笑,微一颔首,向后退了几步,便要离去,却听到她轻轻唤道:“你.....”惜日闻声,脚步一停。

  就在这时,身后一人大声接口道:“堂兄,你有收到这么多的信笺了?真是羡煞小弟了。”

  一年了,四哥没有多大变化,依旧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;大哥身边却多了个女子,看背影,只觉得体态丰盈,忽然想到龙茗说大哥喜欢收集美人裸图,不禁暗暗好笑;二哥神态优雅,谈笑自若;唯独三哥,静立一旁,目光清冷,神情淡漠,忽然,目光一瞥,看向了她所在的方向,她蓦地紧张起来,下意识向前迈出了一小步,却又突然停住,怔怔地退了回去。

  这时,忽听到二哥纳兰大声道:“不肖五妹!见到几个哥哥也不主动上前请罪,你当日私自大胆离家出走,害得几个哥哥到处找你,为你担心,还不过来受罚!”

  这一刻,田惜日听到二哥这声斥责......心中暖意胀满,眼前渐渐起了水雾,嘴角却向上弯起,大声叫道:“大哥、二哥、三哥、四哥!”

  她这几声叫的太大,也不顾后花园内,多少的王公大臣,公子小姐在场,一时,众人目光齐刷刷地凝聚在她的身上,一见是她,都面露惊讶。

  她却不管也不顾,远远向几位哥哥所在方向拜倒,哽咽着道:“五妹回来了,五妹知错了!”她再也忍不住地泪流满面。

  惜日尚未起身,就被一人紧紧地抱在怀中,颈端的温热,让她微微怔愣,耳边听到四哥激动的话语:“五妹,你终于回来了,你终于回来了。四哥,想.......”

  被四哥如此热烈地抱在怀里,惜日一时手脚僵直,面红耳赤,幸好四哥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二哥拽了开来,一甩手,丢了回去。

  这时,禧恩适时说道:“五妹回来就好,快些过来见见你大嫂,你大嫂一直念叨着说要认识你,这下子我终于可以不受她日夜叨咕的折磨了!”

  二哥接口笑言道:“五妹,大哥让我偷偷告诉你,大嫂对你再好也千万别教会她易容术,否则大嫂哪天易容跑了,大哥他可就惨了。”

  晚宴上,珠帘后,惜日与一群妙龄女子坐在一起,都是她从未见过的,许是刚及笄的女子,她们小声地说着话,偶尔轻笑着,像是含苞待放的花儿一般清新可人。每人手握一把精致绸扇,少女怀春的模样。有人偶尔羞答答地偷眼望向帘外一眼,一闪而过的好奇和向往。

  酒过三巡,大殿上,皇上微醉的声音隐约传来:“索阁,你的岁数也不小了,一直都不娶妻,朕看了着急,朕把孟爱卿的女儿孟紫帆赐给你如何?”

  田惜日惊讶抬头,见偏殿所有女子同时望向与她同桌的一个紫衣女子,紫衣女子面色微露紧张,手中绸扇轻轻掩在唇边,似怕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,虽极力控制,但眉眼间却无法掩饰那份若有若无的期待.......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开彩结果现场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